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!苏炳添和中国短跑将有奥运奖牌了

这是东京奥运会女子铅球冠军巩立姣在2019年递补成为北京奥运会铜牌得主后,在社交媒体上写下的一段话。

三年后,巩立姣当时的感慨如今有机会用在“百米飞人”苏炳添和他的队友们身上。

2月18日深夜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(CAS)通过官网发布公告称,由于英国田径运动员吉津杜·乌贾违反相关反兴奋剂规定,英国队在东京奥运会男子4×100米接力项目中的参赛资格被取消,奖牌等也将被收回。

在2021年8月6日进行的东京奥运会男子4×100米接力决赛中,意大利队获得冠军,英国队第2个冲过终点线。由汤星强、谢震业、苏炳添、吴智强组成的中国队以37秒79完赛,排名第四。由于英国队成绩被取消,中国队或递补获得铜牌。

终究,网友们希望的“好想给苏炳添一块奖牌”有可能实现,但以这种方式拿到奖牌,多少有一些缺憾——毕竟苏炳添没能站上领奖台,而在过去几届奥运会上,中国的田径健儿们已经不止一次遭遇了遗憾。

其实在8月初东京奥运会刚刚结束没有几天,英国短跑选手乌贾的名字就和“禁药”联系在了一起。

彼时,田径诚信委员会(AIU)发布公布称,根据国际兴奋剂检测机构(ITA)的反馈,有4名男子选手涉嫌违反反兴奋剂条例,其中就有乌贾的名字。

英国队在今年的东京奥运会上以0.01秒的差距败给最终的冠军意大利队,27岁的乌贾正是当时英国男子接力队的第一棒。

在决赛后的尿样检测中,乌贾的尿样被查出两种有助于增肌减脂的违禁物,独立于国际田联的AIU因此于2021年8月12日宣布对其进行临时禁赛。

随后,乌贾发表声明强调,自己从来没有、也绝对不会故意使用违禁药物。而ITA则根据运动员的要求,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认可的东京实验室对乌贾的B瓶尿样进行分析。

如今,B瓶的检测结果和A瓶吻合,ITA也已于去年9月8日将此案移交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反兴奋剂部,由其考虑有关兴奋剂违规的调查结果以及是否取消英国队4×100米接力成绩。

这也就意味着,在东京奥运男子4×100米接力中得到第四名的中国接力队,很有可能递补成为铜牌得主。

参照此前中国运动员递补奖牌情况,刘虹递补的伦敦奥运奖牌等了8年时间,而巩立姣递补的北京奥运会奖牌更是等了11年。

就在东京奥运会男子4×100米的决赛之前,苏炳添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调侃,希望向巩立姣借一枚奖牌来感受一下,沾沾喜气。如今,他自己就有机会真正手握属于自己的奥运奖牌。

但“圆梦”的喜悦中,多少也有一丝遗憾。毕竟,即便递补成为东京奥运会的铜牌,苏炳添和他的队友们也没有机会重新站会奥运会的领奖台,去享受属于他们的荣耀时刻。

这样的“遗憾”,中国运动员们在过去几届奥运会中真的经历过不少,其中就包括了苏炳添当时想要“借奖牌”的巩立姣。

2008年北京奥运会,年仅19岁的巩立姣以19米20的成绩排名女子铅球第五。不过此后,亚军和季军米赫涅维奇、奥斯塔普丘克都未能通过药检,巩立姣因此递补获得了铜牌。

随后的2012年伦敦奥运会,铅球银牌得主俄罗斯人克洛德科在新一轮重检后,又被查出服用禁药。巩立姣又在没有站上领奖台的情况下,成为了奥运银牌得主。

“对我线月,在那片曾经的“伤心地”赢下世锦赛冠军后,巩立姣就眼含泪水谈起这一切,“五年前还是历历在目,我回去之后才告诉我第二名,我相信今年的幸运之神一定会站在我这边。”

此外,伦敦奥运男子50公里竞走冠军科德亚普金同样因为违反兴奋剂规定,被剥夺伦敦奥运会金牌。于是塔伦特递补成为伦敦奥运会男子50公里竞走冠军,司天峰相应递补夺得银牌。

而在更早之前的北京奥运会上,由于排名靠前的运动员药检未过关,中国田径运动员张文秀和宋爱民分别递补获得了北京2008年奥运会女子链球银牌、女子铁饼铜牌。

一次又一次,因为对手的违规,中国运动员的努力和付出不能在第一时间得到认可和肯定,但正如巩立姣所说,“正义和公平也许会迟到,但从未缺席。好运、梦想一直在路上。”

从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到东京奥运会,中国运动员已经一次一次遭遇了这样“不公平”的待遇。然而,当中国的奥运健儿们赢下奖牌后,却依然有不和谐的声音围绕着他们。

就在东京奥运会的游泳赛场上,当中国游泳选手汪顺拿到男子200米个人混合泳金牌后,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,一位外国媒体记者就提出了关于兴奋剂的问题。汪顺则是强硬回应:“中国运动员从来都是抵制兴奋剂的,中国运动员对兴奋剂零容忍。”

无独有偶,当杨浚瑄、汤慕涵、张雨霏和李冰洁联手在女子4×200米自由泳接力破世界纪录夺冠后,也有外国记者现场发难。

张雨霏随后的硬气回答体现了中国运动员的自信和自强,“去年3月到现在,中国一直在进行兴奋剂检查,从来就没有停止过……我记得网上有数据统计,中国运动员接受兴奋剂检查的次数是全世界最多的。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